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雷霆新闻

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国际 > 正文

致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我想去天安门呼唤公平

2019年03月17日   来源:现代观察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尊敬的高书记,我叫段玉平,邯郸市高开区兼庄村村民。之所以想去天安门呼唤公平,是因为我在邯郸弄丢了我的公平。我的房子被他们拆了,却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补偿款。除了我,所有人,合法的或者非法的,都有,而唯独我,却没有。很显然,我丢失了我的公平,数年来,我四处奔波,求爷爷告奶奶,也曾一夜急白了头,可邯郸没有人给我公平。我便想到了您,想到了天安门,因为您和天安门一定有百姓的梦与天堂。
 
 
  有合法手续却没有补偿,一夜急白头。
 
  相比有些人的手续,我的房屋住宅手续应该是非常合法的手续。1997年,我交给村里有土地使用费800元。而且交款条目前完好无损。村里第一任书记耿安堂、第二任书记耿志新、第三任书记耿军华、村长耿社堂、村委张清梅、包队干部张有福等人还给我出了证明手续。这些足以证明我的宅基地是经村委会研究以后,给我批下的;我的房屋也是经村委会同意之后,才建造的。(在兼庄村划归高开区之前,兼庄村没有发放过农村房屋宅基地使用证,均以村委证明为准)
 
  而让我意外的是,其它人如果有此手续,或者没有如此像样的手续,甚至就是违建房,甚至是违法所得的房屋,在2011年的房屋拆迁工作中,都能给以补偿。而我的就是没有。一分都没有。我又气又急,一夜之间,满头黑发变的雪白。
 
  尊敬的高书记,我找谁说理去,谁又能给我理?从2013年我就开始在邯郸寻求公平。近6年了,换了一任领导又一任领导,高开区的路都被我踩成坑了,我也没有找到我应得的公平。他们的皮球踢来踢去,从下踢到上,从上又踢回下,把我踢成傻子了,补偿款仍旧一分没有。
 
  尊敬的高书记,谁能给我公平?一直说百姓的事无小事,百姓的事比天大,可我的事难道就不是百姓的事吗?我就不是百姓吗?


(我的宅基地证明手续图)
 
  无合法手续却得到巨额补偿,百姓想要的公平何在?
 
  什么是公平,我无法定义,但我确乎知道,兼庄村的拆迁补偿是存在大问题的。这些大问题,让我感觉到,权力和权力握手之后是那么的可怕。我都不敢相信那是真实的。
 
  紧邻我家的兼庄粮站是国有资产,兼庄百姓人人皆知。而拆迁前却成了私有财产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国有资产管理办法,国有资产的转让,出售或者出租,有严格的程序,必须进行公开拍卖。而兼庄的粮站的所谓“拍卖程序”,我确定它没有。私下握手,成就了一桩皆大欢喜的好买卖。450万,一座占地近九亩,5000平米左右的国有粮站,就成了私人的了。廉价的背后有多少猫腻,我们不得而知,而国有资产的巨大流失,已成铁定事实。(但愿我的披露,能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能引起相关媒体重视,能最大限度地挽回国家损失,人民损失)。
 
  最让我痛恨的还不是国有资产的流失,而是那些人拿着非法所得去套取或者骗取国家拆迁补偿。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利,通过非法买卖获得的旧粮站,竟然能按村民房屋宅基地算,这让我哑然并愤怒。5000平米,他们获得了近5000万的国家补偿款。而我呢,合法住宅,竟然一分没有。对别人来说,也许是个笑话,而对我来言,注定是一个悲剧。对照他们,我可能会被冤死。
 
  尊敬的高书记,有问题的还不仅仅是兼庄粮站,还有乡翻砂厂,也是被私人非法收购以后,在拆迁中得到“合情、合理”的国家补偿。而我的合情、合理呢?我的公平正义呢?
 


(我的宅基地占地补偿费条图)
 
  我向往天安门,也许那里才有百姓的天堂。
 
  天安门,是吉祥地,人人都向往。而我是最向往的。我想,邯郸没有我的公平,那里一定有。或许我的几个响头,再加上满地的泪水,就足以让我走向天堂。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