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雷霆新闻

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滚动 > 正文

理想中学致告常州市全民书:为企业解困有法可依,怎能以“亏本”搁浅

2019年07月07日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我叫闵仁美,现年68岁,属68届上海知青。创建常州市理想集团及理想中学,我倾尽了毕生心力。

  近古稀之年,再次执笔,忆及以往,泪已成线。从企业名星,到负债累累,从政府积极帮扶到因“政府亏本”搁浅,我一直觉得背后有一只黑手在扼住我的咽喉,在扼住我的理想中学的咽喉。我想喊,却不知喊什么,想哭,却哭不出声。也许这就是绝望!我确定我和我的理想中学已经被他们推到了悬崖边。

  从企业明星到负债累累,是谁把理想中学推进了深渊

  2000年以前的理想中学,只是一个职业技能培训中心。2000年以后,响应政府“退二进三”办教育的号召,才有了以后的理想中学和理想集团。潜心办学15年,“理想中学”赢得了全国民办教育杰出贡献奖,并被中国教育报推荐至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中国教育家交流大会,被江苏省所有民办学校推选为江苏省工商联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单位。

  多项教育殊荣的获得,有汗水更有泪水,有坎坷更有希冀。而我们正怀抱希望和理想尽情展望未来的时候,殊不知危机已经轰然逼至眼前。理想中学刚刚举债一亿三千万扩建校舍及改善相关办学条件,教育厅一纸公文像一枚炸弹一样炸灭了我的一切梦想。2012年省教育厅为进一步加强义务教育学校现代化办学标准,对学校规模进行要求,初中或高中办学场地不得低于55亩地。

  理想中学响应国家号召,配合政府积极创办民办教育并为江苏省民办教育做出突出贡献;理想中学响应国家号召,举巨债一亿三千万改善办学条件;而今却卡在了55亩地的硬性要求上,不得不又响应国家号召,配合政府和教育部门停止了招生。

  政治和谐了,政令畅通了,而我和我的理想中学却被政府及政府制度推进了深渊。理想中学多了两个多亿的债务,多了数十个债权人,多了数起债务纠纷。自此,一位古稀老人倒下了,她的理想中学也倒下了。谁该来挽救她?谁该来挽救她的理想中学?确切地说,是政府,政府的法定职能决定了它有权让我停止招生,并导致我跌进深渊;同时,政府的法定职能也决定了它有责任扶持民营企业健康发展,有序前进;有责任帮助民营企业走出困境,排除危难;有责任把我从深渊中解救出来。

  为企业解困有法可依,怎能以亏本搁浅

  多年来,理想中学努力自救的同时,也一直在寻求政府帮扶解困。刚开始,还算顺利,从街道办到市委市政府,各级领导都非常关心和支持。都愿意为理想中学走出企业困境寻求出口。而后来不知为何,街道办领导告诉我,理想中学所属区域政府无法对其改造,因为面积太小,仅十几亩地。拆迁改造,政府亏本的可能性非常大。

  因“政府亏本”,理想中学希望的肥皂泡破灭了。因“政府亏本”,一个被政府政策或制度推进深渊的企业也许永远都站不起来了。

  而我想说的是,为企业解困,为百姓解忧有法可依,有规可循,怎么可以因亏本搁浅。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政府职能及为官责任,化解社会矛盾、消除社会危机是政府职能及为官责任,现行政治环境下,为中小企业保驾护航,为中小企业扶危解困,构建和谐政商环境同样也是政府职能及为官责任。“百姓的事情无小事”、“百姓的事情大于天”,这是中央领导对基层干部提出的根本要求,难道在常州就是空谈吗?尊敬的各级领导,一句“政府亏本”,岂能不让百姓寒心呀!

  更何况理想中学改造下来,实实在在的,政府并不亏本。我找北京最权威的团队进行测算过,改造下来,政府增加财政收入不会低于四个亿。

  那么为何领导们开会研究还要说亏本呢?究竟是拍脑袋决定的,还是请过专家进行评估和测算过。而我以为背后真的有一双黑手已经悄然伸向了理想中学,伸向了我的家庭,伸向了我这么一位古稀老人。我不知道这只黑手是否与政府的某位领导有关系,我只是怀疑为什么政府会说亏本。即使亏本,就能丢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吗?亏本就能置民营企业的生死存亡而不顾吗?亏本就能无视相关法律法规而不对民营企业伸出援助之手吗?我们老百姓心目中的政府到底是为民服务或是为钱服务?

  仿佛有一只黑手一直扼住“理想中学”的咽喉

  从政府开始承诺一定解决好理想中学存在的问题到以“政府亏本”为借口搁浅,我感觉有一只无形的黑手伸向了理想中学,它的计划很缜密,先游说政府停止对理想中学的扶助,让理想中学在司法诉讼中落败,使理想中学的资产通过司法渠道打包拍卖;它的目的很明确,就一个,以最低廉的成本吃了理想中学。

  这只黑手是谁,我不敢妄猜,但我敢确定一定有,而且他已经计划好一切。他已经扼住了理想中学的咽喉,扼住了我的咽喉。因为,理想中学的一切已然放到网上,正在接受司法拍卖。我估计,很快,那只黑手就现出原形了。他会以最低的价格拍下理想中学的一切,理想中学五个多亿的资产可能将缩水过半。从那一刻起,我的全家,也包括我的理想中学,就确定被他杀死了。

  尊敬的各级领导,我等着那只黑手出现,他现形的那一天,为捍卫理想中学的尊严,为给政府减轻压力,我或将以古稀之躯,与常州做一次彻底的了断。

  谁来救救我,谁来斩断那只无情的黑手?谁来救救我的理想中学,谁来救救我的全家?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