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雷霆新闻

财经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产业 > 正文

副县长霸道封挖近半茶园,分文不赔,不违法违纪?

2019年07月15日   来源:凯迪社区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实名发帖人:李志军 身份证:130684197501060417

  我是李志军,是从千里之外来到云南景东县从事茶叶产业开发的商人。

  景东县茶叶试种站及茶厂是1958年景东建国后第一批景东籍的茶叶老专家亲自建设的,公司通过公开竞标拿到了这片茶园及茶厂的五年合法使用权,并正式签订了租赁协议。

  由于合同签订时整片茶园未做实际勘察,测量面积不准确,后双方法人经卫星定位又签订了补充说明协议,确定了茶园面积为296亩。

  我自筹资金投资数百万元组织人力物力对厂区进行彻底的翻新改造扩建,且加修围墙道路输通排水设施,并投资增设数套生产流水线,使一个接近废弃的老科研基地从新焕发了青春。

  我为这个边区贫困县的十数位精制厂工人和近百名采茶工带来了稳定的生计,也正是因为公司的改造修缮,使这个景东县建国后最早的茶叶科研老基地躲过了五十年一遇的大洪水,可谓创业凶险艰难。

  经过多年来的努力,公司成为景东县生产线最全,品种和技术最全面的企业,县里几乎各个乡的茶农和合作社,包括浙江广州北京等外地客商都有广泛的合作,眼看多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多年来的投资负债经营逐渐有了乐观的回报,尤其是经过系统开发和技术创新,投资的巨大成本可以通过茶叶的销售和加工带来不错的回报,公司和员工采茶工的收入也都逐渐有了较大的改善,我本人也看到了成功的曙光而感到欣慰。

  可是,2018年6月,有人通知我说要在我的茶园修建沟渠,没有我讨价还价的余地。

  “他们根本不是来修一条两三米的水沟,而是要围着茶园修一条贯穿整个茶园近十米宽的大沟;两条双向可以上大型挖掘机的近十几米宽的车辆临时用道;挖掉后山整个半坡的茶地;同时平掉后面一座小山整座山坡上的茶地,施工面积达到了我承租茶园的近三分之一的面积,并且对剩余茶园进行了几乎网状的切割!严重伤害了我公司的合法权益,且对我公司的茶叶产量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我的确向普洱市委递交过举报信,我举报的核心内容如下。

  在主管副县长石凤阳的领导下,政府根本不与我公司谈补偿事宜,而是直接派人强行施工,毁坏茶林。 茶叶局接县政府的指示要求我公司无偿让出近百亩茶园进行施工,我公司不同意。县政府要求生物科技服务中心解除与我公司签订的《茶园租赁协议》,生物科技服务中心在单方书面通知解除遭到拒绝。

  生物科技服务中心单方接触协议遭拒后,遂向法院提起诉讼,景东县法院审理后认为,合同是经政府公开招标签订的,合法有效,不能随意解除。

  副县长石凤阳示意有关下属领导:“一个外地人,不用理他,分文不赔。”

  茶园在公开竞标时,外地人本地人一律平等,但在征地补偿时,在法律面前本应人人平等,但在副县长眼里外地人不受法律保护!

  法院的判决令主管副县长石凤阳恼羞成怒,于是强令征地施工,任何人不得阻拦,命令保安公司加强施工警戒,命令公安局待命,一但我公司有人阻碍施工即行抓捕。

  在副县长的眼里国家法律、国务院通知、中纪委的要求、人民群众的合理诉求均视若无物,只有政绩!为了政绩不顾法律尊严,不顾党和政府的形象,不顾人民群众的死活!这样的领导干部不符合党和政府的要求,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合格的公务员。

  这就是我实名举报信的内容,我并没有说副县长石凤阳贪赃枉法,只说他滥用职权。我请求上级纪委对所反映的情况进行调查后,普洱市纪委居然是来给我说举报的人澄清:经市纪委监委调查核实,石凤阳同志在处置该事务过程中无违纪违法行为,市纪委监委综合判断后,依规依纪作出直接了结的决定,特为石凤阳同志澄清。”

  普洱市纪委竟然这样认定:景东县青龙水库沟渠建设途经李某某租用的茶园,建设需占用茶园土地21.4亩,在协调土地使用过程中长达两年时间双方都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为尽快推进项目建设,分管水利项目建设的副县长石凤阳召集相关会议研究后,在组织相关部门维持好现场秩序的情况下,于2018年6月进行施工。

  我的茶园被毁掉,是在主管副县长石凤阳的工作会议安排后,数十名来历不明的黑保安拉着警戒线开着装甲车拿着大量警具强行把我合法经营的茶山封锁了近十几天,十数台挖机日以继夜把我的茶山挖去了近三分之一,还向我的员工、采茶工和亲友们散布,如果我们影响施工就按照扫黑除恶把我们做为黑恶势力的典型都抓起来。

  征用土地有严格的程序,副县长石凤阳在处置的茶园的征地真的按照法定程序走完了吗,我的茶园的面积被毁成什么模样,上级纪委为副县长澄清了,为什么不实事求是来到现场目睹今天的茶园变成什么样子呢?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做为一个外乡人,彻彻底底的感受到了这个边区小县的阴暗面刮来的刺骨寒风,和实实在在存在着的凶险。

  石凤阳副县长被“我”举报有组织给他澄清,我的茶园被毁掉了三分之一,被挖得千疮百孔,这又有谁来为我主持公道呢?

  我的公司、我的数十名工人、近百名采茶工的合法权益遭到践踏和伤害时,我伟大的党组织在哪里?谁又能为我们这些弱势的外乡人及手无寸铁的弱势百姓申冤呢?

  原链接: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5&id=13363441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